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内藤湖南:日本文化的接受过程,比喻成将“豆浆”加“卤水”点成“豆腐”


明治时代的代表性汉学家内藤湖南,曾经将日本文化的接受过程,比喻成将“豆浆”加“卤水”点成“豆腐”。根据内藤先生的观点,在日本的原生文化这一“豆浆”中,加入了中国文化这一“卤水”之后,形成了现代日本文化的这一“豆腐”。………野島剛
这种茶碗属于量产的产品,每件售价大约为1400日元左右。与2500万日元的估价相比,相差了1700倍,简直是笑话。
DAJIA.QQ.COM

......福建省建窑烧制的曜变天目茶碗属于天目茶碗的一种,由于其在产地中国的知名度很低,所以在中国基本没有遗存。但是这种茶碗在日本的茶人之间却有着很高的人气。曜变天目茶碗在镰仓时代作为交易品流传到日本,室町幕府的足利将军家曾给予其“世间最珍贵的珍品”这样的高度评价,据称织田信长及丰臣秀吉等日本战国时期的权力者也都曾经拥有过它。
陶瓷在烧制的过程中,会在窑中变化出各种意想不到的颜色,在茶碗黒釉的底色上,变化散落出的大大小小的琉璃色以及虹色的斑纹。这种现象用表现“星星”及“光辉”的“”字来形容,就是所谓“曜变”。而有关“天目”的含义众说纷纭,主流的说法是来源于中国浙江省的天目山。
当今世上保存完好的三件曜变天目茶碗全部以国宝的形式分别保存在日本的藤田美术馆、静嘉堂文库以及京都的大德寺龙光院。笔者曾经鉴赏过前面两处的藏品,龙光院的藏品,由于不向公众展示,因此实际看到过的人屈指可数。
日本静嘉堂文库的曜变天目茶碗日本静嘉堂文库的曜变天目茶碗
此次《万物鉴定团》的鉴定结果也颇有蹊跷之处,由于现存的三件国宝级藏品“曜变天目茶碗”并没有纹样,而在节目中展示的瓷器是有纹样的。此外,如果节目中展示的是真品的话,那么2500万日元的价格也让人觉得有些过于廉价了,至少也应该有数亿日元的价值。
节目播出后,立即就有熟知日本“曜变天目茶碗”的研究者和试图再现曜变天目的陶艺家,纷纷指出“节目中的展品是赝品”。
《万物鉴定团》的制作方事后表示“鉴定结果仅仅代表节目组自己的判断”,并没有正面回答有关“曜变天目茶碗”真伪的议论。面对非议,鉴定师中岛先生做出了“自己对于是真品的判断没有改变”这样的答复。
从客观来看,节目中的展品极有可能是赝品,但是对笔者来说,日本人对“曜变天目茶碗”高度评价所引起的本次事件更值得深思。本次事件不仅仅是让我们重新审视“唐物”在日本文化中的特殊地位,甚至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日本文化的形成背景的深度思考。
日语中的所谓“唐物”,原本只代表“中国”,后来实际上代表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从世界各地流入日本的“舶来品”。深受遣唐使影响的奈良时代,由于从唐朝进口的物品,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均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因此 “唐物”也逐渐成为了单词代表了所有的舶来品。
对于日本人来讲,“唐物”既是一种奢侈品,同时持有通过交易或者作为还贡品而流入日本的超一流的此类物品也是当权者权威的象征
在平安时代,天皇家有一种“唐物御览”的风俗。天皇在了解了从中国过来的“唐物”以后,根据其品质和内容,赏赐给皇后及其他王权内的贵族,这也是天皇权力支配的一种表现。
很多中国人误以为日本人会原汁原味地接受中国文化。但无论是中国的汉字、美术还是制度,日本都会按照日本式“变换”之后,再吸收到日本文化中。有关这个吸收的过程,明治时代的代表性汉学家内藤湖南,曾经将日本文化的接受过程,比喻成将“豆浆”加“卤水”点成“豆腐”。根据内藤先生的观点,在日本的原生文化这一“豆浆”中,加入了中国文化这一“卤水”之后,形成了现代日本文化的这一“豆腐”。
重要的是当“唐物”从中国装船运至日本港口,被从船上的卸下的那一瞬间,就重新同日本的“和”这一价值体系相互融合,重新受评。这样就会产生一种现象,即在中国受到好评的物品在日本未必受到欢迎,而在中国不受好评的东西却可能在日本大受好评。“曜变天目茶碗” 就属于这样的现象。
日本人为何会如此重视“曜变天目茶碗”呢?究其原因可以归结于“偶然的变化”。中国人没有看好的东西,到了日本会被尊为国宝。这并不是说日本人没有眼光,仅仅凭借从“中国过来的”这一点,并不能保障其文物的价值。换句话说,日本的文化圈所孕育的是有别于中国文化圈的事物。
清乾隆仿汝釉双系鱼篓式尊,故宫博物院藏品清乾隆仿汝釉双系鱼篓式尊,故宫博物院藏品
统一成白色的定窑和统一成天青色的汝窑可以明显的看出来,中国的瓷器基本上是以单色为贵的。但是,对于日本人来说,单色的作品过于完美反而不受人欣赏。日本人追求的是某种“变化”,这种价值观与“曜变天目茶碗”完美的契合。
日本藤田美术馆对曜变天目茶碗的展览介绍日本藤田美术馆对曜变天目茶碗的展览介绍
一直以来中日之间,都会用“同文同种”一词来形容两国文化圈的同质性,但这是一种根本上的错误认识。从日本的美术、语言、建筑等各种领域,都能够看到中国的影响。这一点确实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日本会将这些内容根据自己“和”与“汉”的分类法进行再定义,并解释成日本文化中的“汉=唐物”。这些唐物在中国人眼中具有怎样的价值,对于日本人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是符合日本审美的具有美感的事物,对于日本人来讲理所当然的具有相应的价值。
与原汁原味接受中国事物的朝鲜王朝和冲绳的琉球王国相比,日本对于中国文化的吸收方法有着本质的不同。日本人对于“曜变天目茶碗”的溺爱,为我们审视中日文化交流的历史再次提供了绝好的素材。
(本文原标题《日本人与“唐物”——中国的赝品古董让日鉴定大师看走眼的原因》)